輝夜楓晨

目前最深劍三、全職坑,其他坑也有但都不深
全職ALL葉ONLY,純食!純食!純食!
劍三,不吃蒼策蒼,不吃藏攻,其他隨意
雖然並不是很深但凹凸的話目前只吃ALL金

【all叶】矛盾幻象四題之一

很久以前看見的,矛盾幻象四題

一、想起從來沒有存在過的東西

可能有虐……?

傘哥黑化(?)注意

可能略微狗血(?

內文簡體。

00.

神能做到许多事情。

改变记忆、修改命运,甚至是……

决定一个人的存在。

01.

阴雨绵绵。

不只是那些经常下雨的地区,整个中国几乎都下起了雨,而生活在当中的人们,毫无疑问的,几乎都因为这坏天气而影响了心情。

而联盟众人,也开始一个个开始生起了病来。

02.

头痛。

不是只有一两个人,也不是只有一个战队,这次生病的范围十分的广,散及整个联盟,病情或大或小,还没有搞出一个规律来。

病因不明,症状不明,痊癒时间也不明。

这件事使得冯主席不得不停下赛事,让选手们好好休息,但并没有人知道,冯主席自己其实头也在痛。

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他还好,还算病情较轻的,像是联盟大神们的病情就非常严重,而还有一个地方,属于重灾区。

03.

「疼吗?」有个十分突兀但又熟悉的声音问道。

04.

兴欣,上林苑。

所有的人都躺在床上,眉头紧皱,还时不时的发出痛苦的呻吟声,陈果逼不得已的请了网吧的工作人员照时间来给他们送餐。

不过也没人能吃就是了。

因为不管是战队人员,还是公会人员也好,没有一个还能正常的活动,身为老闆的陈果也不例外。

头疼,非常非常的疼。

当中最严重的是苏沐橙,再来是陈果及剩馀的战队人员,最后则是伍晨及关榕飞。

虽然分了这种病情的比较表,但兴欣全员,全都属于病情最严重的那一块。

而且,他们总觉得,心裡少了什麽。

就像是有人硬生生的把一块东西塞给你,在你接受他,甚至到喜爱他的那一瞬间,又硬生生的将他给夺走了。

非常讨厌的感觉。

05.

「疼吗?」那个令人熟悉的声音又问了一遍。

06.

蓝雨,战队宿舍。

属于喻文州及黄少天的房间门紧闭,如果经过那裡的话,你能听见房裡传来的闷哼声,还有黄少天嘴裡的碎碎念声。

他们的门前摆着一盘饭菜,还是早已凉掉的早餐,而宿舍走廊上,则立起了像是清洁人员来时会放的“立入禁止”的标示牌。

蓝雨难得有一天没有黄少天的文字泡攻击,但没一个人感到高兴。

他们同样的也受到了这一波不知道怎麽出现的头疼攻势,喻文州及黄少天属于严重区块,其他人则是在中间,不上不下的病情。

虽然没有像正副队他们一样那麽严重的头痛,但队员们还是觉得十分的不舒服,不是单纯生理,而是心理上的那种,虚无飘淼的感受。

这时,远在公会宿舍的许博远,也就是蓝河,蓝桥春雪,也有同样的想法。

06.

「疼啊。」我回答道。
>

07.

霸图,员工宿舍。

韩文清坐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手撑着头,脸比平常黑了不知道多少倍,但如果有谁见了他现在的样子,绝对不会调侃说要交出钱包。

因为明眼人一看就明白,韩文清现在的状况跟平常绝对不一样。

而在韩文清房间隔壁,或是隔壁的隔壁,都有人正与头痛对抗着。

霸图F4所剩下的三人,张新杰、张佳乐及林敬言。

林敬言还好点,是严重区的最下层,其他两人则是跟韩文清一样,处于严重区,上层。

霸图其实能算是除兴欣以外的重灾区,因为其他队员都是处于中间区的上层,有几个甚至与林敬言差不多,再跨越一点就能进入严重区的行列了。

而且不只是头疼,还有一种无力感。

有一种你一直在与一个人战斗,但打一打……他突然不在了。

你不知道你那一直以来以与对方打斗、交流而发洩出去的情绪现在该怎麽处理。

有如掉落悬崖时却只能看着那美丽到像是嘲笑你的天空,那种极度深刻的,无力感。

08.

「哪裡疼呢?」那个声音继续问道。

09.

微草,训练室。

没有平时键盘那虽然溷乱但不失整齐的哒哒声,有的只剩下代表时间无情流逝的时钟滴答声。

也没有整天下来,除去睡觉与吃饭,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会待在训练室裡给年轻的队员们训练的队长,王杰希。

他们的队长也受到了很严重的影响,属于严重区上层的一员,自然是无法走动的。

除了王杰希以外的队员都是中间区,所以相比起其他较大的战队,微草算是轻灾区。

本来王杰希也有想要请人带他下来的意愿,但众人都一致的拒绝了。

王杰希没有推託,他也有点累了。

因为这次的事情,他不只是头疼,还有严重的反胃感,就像突然去了个时差十分大,又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水土不服的那种感觉。

环境改变……或者说你极度熟悉的东西,不见了。

10.

「头疼。」我继续答道。

11.

轮回,工作大楼。

沉默。

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虽然队长周泽楷是属于不说话的类型,但轮回其实还是很热闹的,因为有孙翔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战队本来相处的就挺融洽的。

可是现在,就像蓝雨没有黄少天那般的安静。

周泽楷、孙翔及江波涛现在正在宿舍房间裡休息。

三人都是严重区的一员,其中最严重的是孙翔。

他现在将自己整个人蜷缩在一起,双眼茫然,心中空落落的,什麽都没有想。

周泽楷差不多也是这种状态,但他还留存有一丝丝的意识。

江波涛病情又更加轻了点,不过这不妨碍他们三个现在所有的共同感受。

失落,浓浓的失落。

那种感觉十分的难以解释,如果真要比喻的话,就是你一直在追逐一个目标,而你快要碰触到他的瞬间——

他消失了。

12.

「只有头疼吗?」那个声音丝毫没有放过我的意思。

13.

苏沐橙躺在房间的床上,心中说不出来的烦躁。

更重要的是,他的脑内一直冒出像是记忆残片的东西,伴随而来的就是头疼。

似乎其他选手也有这种症状,不过严重区的发生的频率更高。

那个记忆残片到底是什麽?为什麽她会觉得这非常的重要?

突然,砰的一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缓缓的抬起头查看,她惊讶的发现是自己的东西掉在了地上。

仔细一看,她又更讶异了。

那是哥哥的日记本。

14.

「嗯,只有头疼。」我理所当然的答。

15.

费尽力气爬到床边,苏沐橙将日记本捡了起来,然后,鬼使神差的,她翻开了这本日记。

16.

「你仔细感受看看,有没有一点点心疼?」

17.

x月15日

今天我跟沐橙遇见了一个很奇怪的少年,他的游戏打的很好,不过就差我那麽一点点……嗯,差我一点。

我们决定收留他一晚。

x月27日

那个少年意外的跟我们很处的来,沐橙很喜欢他,当然,我也不讨厌他。

哦对了,他说他叫叶修,叶子的叶,修理的修。

x月3日

听说一款叫做“荣耀”的游戏要上市了!我跟叶修都很想玩。

还有,沐橙今天考了100分,叶修展现了他那惊人的手艺来犒赏她。

我们吃的非常开心。

x月10日

荣耀开服啦!可是我的名字……算了,沐橙取的什麽都好。

X月15日

叶修跟我一起开始了在网游裡大杀四方的日子!抢野图真好玩!

沐橙也想玩,但我们拒绝了。

x月18日

荣耀公佈了一个叫武器编辑器的东西,我看的懂,而且很有兴趣,我想我必须与阿修一起开始收集材料了。

x月21日

阿修认识了一个叫做大漠孤烟,还有一个叫做气云冲水的人。

x月30日

我想到了一个超棒的构思!!!

18.

「心……疼?」

19.

到这裡,出现了很大的时间断层,下一次的已经是一年后了,不过苏沐橙的注意点却不是在这。

叶修……

颤抖着双手,苏沐橙继续看了下去。

x月13日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x月21日

陶轩想要组个战队,他邀请了我和阿修。

x月29日

阿修跟陶轩越走越近,让我忍不住想要拉开那两人。

x月5日

阿修邀请了气冲云水来战队,他的实力我知道,这样副队长的位置就可能不是我了。

这怎麽可以?阿修的身边是我的位置。

后面的日记,每天都有两句话——

阿修是我的,你凭什麽碰他?

20.

「是啊,心疼。」

21.

看到这,苏沐橙已经泪流满面,他知道他忘记了什麽。

「叶修……」她无声的哭着,接着,将日记再往下翻了过去。

他总觉得后面有他想要的答案……为什麽会忘记叶修?

而在苏沐橙想起叶修的瞬间,联盟其他人脑内的记忆就像潮水般涌来,一回过神,他们发现自己的脸上都是泪水。

没有一丝犹豫,他们订下往H市的机票。

22.

「我不知道,我这样,还有资格心疼吗?」

23.

翻到车祸那一天的日记,苏沐橙没有任何停顿,又往后翻了几页。

好几页都是空白的,直到她翻开了尾页。

日期是昨天,4月25号

4月25日

终于,一切都准备好了,阿修终于要完全属于我了……

计划……开始。

24.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你自己想想吧。」

25.

看到这几行字,苏沐橙说不惊恐那是假的,但没有到非常惊恐,像是她早就有预感,这件事是哥哥做的。

想着,一阵敲门声响起。

打开门,苏沐橙看向所有不请自来的人,没有任何感到意外的,开口解释。

26.

「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真难啊……」

27.

听完,全场无声。

但过没几秒后,响起了一阵阵相同的声音。

「把叶修还来……把我们叶修还来!」

28.

「难吗?」

29.

「凭什麽?」一声疑问声传来。

「凭什麽……凭叶修存在过这个世界!」

30.

「嗯,非常难。」

31.

「存在?真是可笑,你们想拼命记起的人,根本就……」

——不曾存在于这个世界啊!

32.

「真的?明明你是神……却有不知道的问题?」

33.

「存在!明明存在过!」

「你凭什麽说他存在呢?」

「那你又凭什麽说他不存在?!」

「凭什麽……?」

凭……我是神啊。

————————
@花氿
————————
作者廢話:

粗體跟斜體弄得手機黨的我快起笑QAQQQ

寫很久www

评论(10)

热度(62)